在使用全钢通风柜时我们要注意一些细节

2017-04-18 15:02:06 浏览

在使用全钢通风柜时我们要注意一些细节

在使用全钢通风柜时我们要注意一些细节

一、室内的一些细节1、室内的温度一般要在-5摄氏度至40摄氏度度之间,一天的温度平均不能超过25摄氏度度。

在实验室里面不用全钢通风柜的时候也要保持通风,这样对工作人员的身体健康有好处。

2、当两个以上的全钢通风柜在一起使用一个风机的时候,为了不操作不当和失误,开关尽量由一个人来控制,另一个全钢通风柜不使用的时候,可以用风量调节阀来关闭通风口,以免重复开关风机,这种情况会对风机使用的寿命产生影响,同时也有可能对实验不准确。

3、使用全钢通风柜是,不要有人员随便走动以免带来逆流风向对全钢通风柜的干扰。

在使用全钢通风柜长达两小时时要进行10分钟的补风,使用达到五小时是要打开窗户,以免室内出现负压现象。

二、为了实验室安全和全钢实验台能够长期的使用1、在没有开启全钢通风柜时静止在全钢通风柜内做实验。

2、在做实验时禁止把头伸进全钢通风柜内部操作和查看。

3、在全钢通风柜内禁止摆放东西和实验易燃易爆物品。

4、在全钢通风柜没有安全的情况下禁止将实验的东西放在全钢通风柜里面实验,如有化学物质喷出来,要及时的把电源切断。

5、在实验的过程中发现全钢通风柜启动的声音不对,要立即停止操作,等专业的维修人员过来检查,不是专业人员不可私自拆卸维修。

在实验中使用全钢通风柜

在我们进行的每一个实验当中,虽然我们都是期望着可以顺利的得到想要的实验结果或者说是在实验的过程当中会发现一些我们以往不曾注意到的东西。

但是在这些事物的前提上面我们就是需要保证整个实验能够安全的完成。

虽然这样的一点对于那些危险系数不是很大的实验来说是不需要很重视这一点的。

但是我们今天主要说的就是那些化学实验或者是生化实验。

我们都知道一般参与这些实验的材料都是一些相对具有危险性的物质。

甚至有很多的东西本身是无害的,但是如果与某些物质相结合之后,就会发生强烈的反应。

这些都是我们在某些情况下无法预料的。

所以在这些实验当中安全是我们首先应该考虑到的事情。

而在这些实验里面要确保安全的话我们首先就是应该学会怎样正确的使用全钢通风柜。

因为全钢通风柜可以说是为这一类的实验室里面的安全系数做了很大的保障。

全钢通风柜作为一个换气产品所以我们在使用的时候首先对于它的位置就应该放在靠窗的位置那。

这样的话才更加方便空气的对流。

然后我们在使用之前都应该好好的检查一下全钢通风柜的风口是否有被异物堵住之类的。

不然的话就很可能你以为开启了全钢通风柜但是实际上却因为风口被堵住而无法产生该有的效果。

这样的话就很容易导致实验事故的,所以我们在使用全钢通风柜的时候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在实验台和全钢通风柜上职业老师传奇故事

今天我们的主角便是我们可爱的实验台和全钢通风柜集成的实验室工作的老师。

将印试卷的白纸裁成32开大小,开头写着上课老师的名字,正文逐条写下详细的实验步骤、注意事项这张详尽的“实验操作指南”,出自上海财经大学附属高中的化学实验员傅炎初之手。

这样的小纸条,写一两张并不难,但傅老师11年来每堂实验课前都会写一张送到老师手上,迄今已累计1500多张。

实验员,在中学里非常平凡,甚至被认为“可有可无”。

但傅炎初凭着这1500张小纸条,为他平凡的职业写下了传奇。

不可或缺的最佳“配角”提起化学实验准备室,全钢通风柜不少人的第一反应是杂乱的瓶瓶罐罐、刺鼻的药水味道。

但参观过傅炎初办公室的人都会感叹:“干净整洁像展览厅,物品齐全像博物馆!”傅老师的实验台上,所有试管、烧杯都闪闪发亮。

化学老师开玩笑说:“傅老师的试管卫生洁净标准,够得上婴幼儿饮用级别!”为彻底去除化学药品残留、避免干扰下次实验,每次实验课结束后,傅老师都及时收集试管,用自来水清洗干净后,再用蒸馏水冲洗,晾干。

各种常规溶液如硫酸铜等,傅老师也随时常备,便于师生取用。

对容易被氧化或者泄漏的气体,傅老师都用小瓶子装好再用蜡密封,实验时拆封,保证效果。

实验员负责实验器材准备、整理,是不折不扣的后台“配角”。

但在财大附中,傅炎初却是不可或缺的最佳“配角”。

他对每个老师承诺,学生实验提前两周、老师课堂演示提前一周通知,无论多么复杂,器材肯定准备到位。

每次上化学实验课,傅老师还会来到现场,帮助解答学生疑问,甚至在老师实验失败时,他还会临时“救场”。

化学教研室备课组长王学军说,有一次上午第一节课要做双氧水的探究实验,由于是临时调整实验方案,对准备能不能到位心里根本没底。

7点半到傅老师办公室去请他帮忙,傅老师二话没说,立即动手准备,只用了半个小时,8点05分就把全套器材端到教室门口。

沉默的“师傅”善于“探路”甘为“配角”,并不意味着傅老师只是机械地执行。

他既不迷信教材,也不照搬经验,求实、较真的治学态度,让很多专业老师佩服。

傅炎初话不多,他有个习惯:每堂实验课前送器材时都会在托盘里附上一张小纸条,写上实验操作步骤的详细说明、安全注意事项提醒、操作难点和小窍门等。

“有时候要用到几个药水瓶,傅老师会将瓶子标号,在纸条上注明先用几号,保证实验成功。

”傅老师的小纸条完善了实验设计。

不少实验用品,课本上只是模糊地说“少量”,他经过反复实验,会写上准确用量,如“三滴”或者“五滴”。

在财大附中,不少科班出身的化学老师,都把傅炎初老师当成“师傅”。

很多年轻教师,就是在傅老师一张张纸条连接起的关爱和指导中,迅速成长起来。

近年来,学校新开设了化学实验拓展课。

固体酒精有多少种配方?“暖宝宝”怎么做?傅老师都先行“探路”,反复摸索成功后,再传授给老师。

忠于职守全靠贤内助帮衬化学实验员,傅老师是“半路出家”。

1979年,傅炎初考进纺织工业大学染织专业,毕业后留校担任染织专业教师。

课讲得不错,科研论文还获过全国奖项。

但1999年纺织职工大学撤并后,傅老师转岗到杨浦区凤城高级中学,后来学校调整并入财大附中,他在实验员岗位上已经做了整整11年。

实验员的地位、待遇,都不如一线教师。

从当年的大学讲台到中学里的后台服务,会不会失落?傅老师一笑了之:“我是印染专业出身,喜欢动手;性格也内向,跟瓶瓶罐罐打交道,很有乐趣;老伴也支持我这个爱好。

而且,理化等自然科学,本质都是实验学科。

实验能够直观地展示科学的奥妙,让孩子体验探究的乐趣。

实验员不该妄自菲薄,贬低自己的岗位价值。


业余时间到处去“淘”合适的实验材料,是傅老师的乐趣之一。

“我是福州路上的药品试剂商店的常客,还经常去中央商场逛。

”有一次,他为“淘”不到一种特殊规格的细铁丝而发愁。

看到老伴寝食难安,丁老师自告奋勇,给自己学校的化学老师打电话帮他搞到了,傅老师喜笑颜开,“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

“对实验室的痴迷,到老不改。

”日前傅老师已退休,但“赋闲”却闲不住,还经常有老师打电话咨询请教。

他自己在家捣鼓了一堆瓶瓶罐罐,自制配方实验,为那些仍然需要他帮助的老师和叫不出名字的学生们,“远程”提供帮助。

这是一个很精彩的故事。

(编辑:实验室)